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厦大20名研究生退学风波 折射硕士生就业尴尬


发布日期:2021-08-19 17:49   来源:未知   阅读:

  当浩浩荡荡的考研大军拼命“跃入龙门”的时候,这20位研究生为什么反而“游离龙门”?

  风景如画的厦门大学,代替电铃的钟鸣回荡在校园里,三五成群的学生井然有序地上课、下课,半个月前学校发出的有关20名研究生退学的公告,并没有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活。然而研究生院副院长林亚南却为此事忙乱了一阵子。

  3月12日,一则“厦门大学20名研究生被勒令退学”的新闻见诸报端,因所涉学校的知名度和退学学生人数众多,这则新闻被广泛转载。在新闻见报的第二天,林亚男副院长接到国家教育部相关领导的询问,他苦笑着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说:“教育部的领导问我,你们学校对20名学生勒令退学了吗?我回答说,这是媒体报道时用词错误,不是勒令,是有6名学生主动退学,其他的学生按照退学处理。退学处理意见我们在校园网上都有公告。”

  “勒令退学和做退学处理,完全是两个概念。勒令退学是一种处罚决定,在教育部最新的高学学生管理规定中,勒令退学这种处罚已经被取消了。退学处理是一种学籍管理,就如同入学、注册一样,退学也是对学生学籍的一种管理方式。”林亚男副院长说。在新闻刚爆出的这段时间里,林亚男不停地进行这样的解释。然而即使没有“勒令”的噱头,这件事情仍然引人关注。每年三四月份,是全国高校研究生招生复试的关键时期,当浩浩荡荡的考研大军拼命“跃入龙门”的时候,这20位研究生为什么要“游离龙门”呢?

  “以前的勒令退学是被迫退学,现在除了学生主动提出的退学以外,还有一些情况,学校经校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做出退学处理,这属于被动退学。被动退学的情况,比如说超过注册报到时间仍未到校报到的学生、在规定年限里不能完成学业的学生等等。按照学籍管理条例,经校长办公会议通过,这些学生不再享有学籍资格,但这并不是对他们的一种惩罚。”林亚男副院长解释说。

  对于勒令退学,记者致电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后得到明确的回答:“2005年3月,教育部修改并颁发了新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2005年9月1日施行,新《规定》对上述两种处分做了修改,取消了勒令退学这一种处分形式,保留开除学籍的处分形式,并规定对受到开除学籍处分的学生改为发给学习证明。”

  尽管没有“勒令退学”做噱头,厦门大学20名研究生退学仍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学籍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多名学生在学期伊始被退学处理有着客观理由。按照教育部的规定,高校学生退学必须经过校长办公会议讨论决定,由于校长会议召开次数有限,一次校长会议上可能讨论的是前后两个学期的学生退学事项,集中发布决定因此显得人数众多。然而即使如此,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学籍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仍表示,北京大学近几年还没有一次处理过这么多的学生退学事件。

  厦门大学硕士研究生胡敏升(化名),在这次处理中被作退学处理。理由是,按照《厦门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规定》第二十九条,该生经2007年第三次校长办公会议研究,作为退学处理。本报记者调查到,胡敏升是2001级法学院经济法学硕士研究生,按照厦门大学的规定,经济法专业硕士研究生在校课程为3年,硕士生完成学业不应超过5年。然而直到2006年,胡敏升仍未通过毕业论文。胡敏升的同门师妹告诉记者,“自从她2003年投入胡敏升同一导师门下读研后,从没有见过这位师兄。而他一直没有完成毕业论文的原因至今不清楚。”

  “无论是主动退学,还是被动退学,如果归类,原因无非这样几种。学生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完成学业,或者没有时间来完成,或者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最后一种情况是极少数,这一般出现在攻读MBA、MPA、法律硕士或委培项目等学位上。因为学术性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大部分都是公费,因交不上学费而无法继续学业是很少见的。”林亚男副院长说。《厦门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规定》中明确规定,学生对于校长办公会议决定的退学处理,有权申诉。截至目前,厦门大学研究生院和记者采访到的退学研究生中,均没有显示有学生提出申诉。

  刘方权是这次退学处理中主动申请退学的学生。刘方权是厦门大学法学院2004级高校教师系列硕士研究生,他在2006年12月22日

  向校方提出退学申请,理由是“学习无法深入”。当记者联系到刘方权时,他给出的真实退学理由让记者大吃一惊。刘方权对记者说:“我已经不读厦门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了,因为我现在在读四川一所大学的诉讼法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因为考的是同等学历博士研究生,所以即使没有读到厦门大学的硕士学位,也可以投考。我是2006年考上的博士研究生,同时我就在厦大退学了。”

  刘方权告诉记者,之所以放弃读了一半的硕士研究生而转去读博,是因为就业的原因。“我现在在福建一所公安学校做教师,在高校任教,博士学位自然比硕士学位有更大发展空间。厦门大学的法学硕士规定学制是三年,如果我一边教课一边完成论文,可能还要拖上一年,而拿到博士学位的时间也差不多是三到四年。花费同样的年限和精力,读硕士就显不出优势了,不如读博士。”

  刘方权的退学原因从另一方面也折射出硕士生就业的尴尬。厦门大学法学院2003级经济法硕士研究生黄海今年即将完成学业,已投身择业大军的她,对此深有体会。黄海说:“硕士生本来就是很尴尬的地位,比本科生多读几年书,工作技能却不一定比本科生高很多;而论起科研来又和博士生有着不小的差距。”

  黄海是本科毕业工作几年之后再度回到学校读研,她对就业形势的严峻有着独特的认识:“我这样的研究生毕业后找工作面临两个很现实的问题。第一是年龄,不仅不能与本科毕业的学生比,甚至与那些本科毕业直接读研的学生相比,年龄上也没有优势。第二是工作经历,虽然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就业的资本,但研究生毕业之后,自己的期待值就变成不能找和本科毕业时差不多的工作,否则这几年就白念了。”

  几乎每个硕士生都抱着和黄海相同的想法,这恰好解释了硕士生就业市场的尴尬。一边是硕士生对自身的期待值高于本科生,一边是用人单位对硕士生的青睐逐年降低。据智联招聘网等几家专业求职机构的调查,随着就业压力增加,大学本科生期望月薪在1500元-2000元之间,硕士研究生月薪期望值从3500元降至2500元。随着研究生在就业市场上预期降低,2007年研究生入学考试报名热度猛降,报考人数仅比上一年增加了7000人。这个数字比此前专家预计150万人少了一大截,增幅仅为0.55%,不再持续2005年将近20%的增长率。

  与缺乏经济来源和研读能力比起来,更多中途放弃深造的研究生属于林亚男副院长提到的“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完成学业”。北京大学研究生院的老师则表示,近几年在研究生学习中,学生因创业、留学、就业而主动放弃学业的人不在少数。张正东也是这次厦门大学退学研究生名单中的一员。刚过30岁的他三年前考上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2003级有机化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去年10月27日,他向学校申请退学,退学理由是“因创业”。

  他读研究生期间,自己经营了一家企业,主营石油、化工、塑料、橡胶、煤化工,做的是他的本行。据他描述,因为创业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分身乏术,不能兼顾导师的课题和项目。在创业和学业的衡量中,他最终选择了创业,因为“拿了学位也还是要创业的,错过了时机反而不值得。”

  在这次退学事件中,两个属于“80后一代”研究生的选择似乎更衬托出国内研究生教育的尴尬。张飞达,在众人的艳羡中一路“平步青云”,25岁即考上厦门大学管理学院2005级会计学专业博士研究生。但一年之后他便争取到赴香港学习的机会,2006年12月26日他正式向厦大申请退学。

  今年刚25岁的孙明,2005年顺利考取海洋与环境学院级海洋化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一年后,2006年12月20日他向学校提出退学申请,理由是“学习兴趣已转移,并且已经找到工作”。

  上海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王雅丽(化名),去年因找到工作向学校提出退学。她对记者讲了她退学的经历:“研二的时候,原先只想在假期中找到一个实习的单位,正好赶上那家外企有人离职,职位空缺出来,因为我做得很出色,主管问我是否愿意留下来工作。我当时非常矛盾,研究生读了一大半,还差一步就能拿到学位,这个时候放弃,两年的时间浪费,两年的学费也没换来一个学位证书。但主管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他说研究生读出来说到底还是要找工作的,但那个时候不一定就有这么好的就业机遇,况且那时候的竞争绝对不是我现在的环境这么简单。”就业的压力令王雅丽最终放弃了硕士学位。

  北京某高校的金融系硕士研究生武俊,在“研究生周贤亮退学事件”经媒体报道后,也选择了退学。他提出退学的原因与上面提到的都不同,他是因为“受不了这种大学‘五年级、六年级’的教育模式”而主动退学。武俊向记者列举了研究生教育模式的几大罪状。罪状之一是填鸭式教学,学生没时间搞科研,硕士研究生沦为“大五、大六”学生;罪状之二是导师忙着拉项目,研究生成了导师的“小工”;罪状之三是,研究生扩招,一个导师带几十个研究生,有的导师甚至连自己研究生的名字都叫不上,更别提辅导。

  据浙江大学统计,2006年浙大应届毕业生人数创历史最高,与去年相比,硕士毕业生增幅达91%。毕业生增幅大一方面直接指向就业压力,另一方面也反射出研究生扩招的影子。一边是研究生抱怨连连,一边是导师不堪重负。在对全国高校教师进行教学负担的调查中发现,2000年平均一个导师带3.8个研究生,到了2004年,平均一个导师要带7.7个研究生,而到了2005年,一个导师所带研究生的数量在10人以上。

  林亚男副院长告诉记者,厦门大学现有博士研究生导师340人,硕士研究生导师570人,这个师资规模已经相当可观,然而厦门大学注册研究生人数达到14000余名。这样平均下来,每一名导师将带15名研究生。林亚男副院长说,实际教学中,各种科目的情况有很大的差别。

  据厦门大学法学院经济法专业硕士研究生黄海说,她的导师带了4名硕士研究生,一般艺术科的导师只带一到两名研究生。这就意味着,在其他学科上,一名导师可能带几十名研究生。“像管理科和经济科的导师,一人带二十多个学生的情况也是有的。”林亚男副院长说。

  湖北省教育厅副厅长、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一个导师带上20名研究生,导师叫不上学生的名字并不稀奇,甚至有的学生直到论文答辩时才见导师第三四次面。这样的资源配比,怎么叫导师指导学生?况且,学生多了,导师有限,就容易产生导师依个人偏好顾此失彼,学生产生心理上的不平衡,容易出现很多问题。”

  无论从哪个角度,厦门大学研究生退学事件都引人思考。对那些身处围墙外张望着围墙内的“考研大军”,对那些身在象牙塔的研究生群体,对那些即将进入就业市场的毕业生,浪费数年的时间和教育资源,绝对不是一件喜事。

  “既然论文探讨的是美国与约旦的外交关系,那么你对美外交政策应该有所了解,能不能回答美对

  印度经济援助的一些问题呢?”、“研究了近代史上外国在华企业本土化的发展,对现代的外企本土化有研究吗?”日前,来自上海及周边地区10多所高校的200余名文科研究生带着研究课题到华东师范大学参加了上海研究生学术论坛,交流成果,并接受专家们尖锐的“挑刺”。

  此次论坛主题是 “历史学—中西史学的传承与创新”和“多学科视野中的教育发展”。主办者希望通过提供创新思维的互动平台,进一步激发研究生的创新热情,拓宽他们的学术视野,营造浓厚的创新学术氛围。论坛还邀请知名专家学者30余位,进行论文评审、专题报告和现场点评。特别是专家评点与以往不同,研究生们不仅要接受专家对他们研究深度的考核,还要接受对他们知识面的挑战。

  华东师大教授许纪霖直言不讳地表示,现在好多学校,博士生的求知欲低于硕士生,硕士生的求知欲又低于本科生。即使一些博士生达到了研究领域的钻研深度,但是对其他领域一无所知,这样的博士生不应该是大学培养的目标。许纪霖还提出,研究生不仅要考核知识,还要设立“雅”这一考核标准,即研究生在研究中流露出的气质和风度。高校除了培养学生广博的知识以外,还应该培养学生仁慈善良的心灵,以及旺盛的求知欲,“但‘雅’决不是像现在一些高校开设高尔夫球课程就能培养起来的。”

  大学生们有的认为“该曝光”,有的认为“侵犯隐私”,校方表示此举是起敦促作用

  下午1时30分,川师大校园里渐渐热闹起来,正值上课时间,大学生们抱着书本三三两两走向教学楼。被学生们叫做“盐市口”的地方,是一条连接学生公寓跟教学楼之间的主干道,过往学生特别多。

  “这是欠费名单得嘛?人还多哦!”“这个还要贴出来啊?”两个女生从此经过,见路边立着4个大牌子,上面赫然写着“2007毕业生欠款学生名单”,下面贴着32张A4纸,每张纸上有26个同学的名字、系别、奖项和金额。据了解,名单中包括欠款学生、贷款学生,2020年青龙报跑狗报吧。“金额”一栏列的是该生所欠的学费,欠款最多的3万多元、最少的仅8元;奖项一栏则列出该生所得的“学习进步奖”、“奖学金”、“精神文明奖”等七八个奖。粗略一数,名单上列出的欠费学生有近800人。“获奖应该是表扬哦?”一名女生疑惑不解:获奖情况为什么跟欠费名单放在一起?许多同学也说,欠款名单还是头一回见到。

  据一位学生讲,名单上有一些是贫困学生,每学期靠贷款交学费,这样张贴出来,面子不好过。“贴出来干什么?欠了款自己晓得嘛。”法学院的周同学直言,名字贴在“榜”上,会被周围同学说三道四,“人大面大的,这是隐私得嘛!”一些从此路过的同学也很担忧,本来有一些人就歧视贫困学生:光读书、没钱玩,平时也不爱说话,跟“有钱人”有差距。名单公布出来后,可能更会加大贫困学生的心理压力。

  文学院的小刚来自凉山盐源县,那里是国家级贫困县,家境贫穷的他每学期靠贷款上学,好容易才熬到了大四,他的名字也上了“榜”。“昨天我同学看到了给我说的,我都没语言了。”记者见到小刚时,他显得很郁闷,一边说一边叹着气。

  小刚说,他7月份即将毕业,目前正为了工作焦头烂额,“压力太大”。记者问他:名字贴出来会不会有影响?小刚说“知道的人多了,难免闲言闲语”,他是贫困学生,本来贷款的事只有班上50多个同学知道,如今却是“名声在外”了,“我家穷,本来就有点……现在更不想多说话了,幸好现在还没人来问我。”

  在有人对名单的公布表示担忧的同时,也不乏支持者。数学系的胡同学在欠款名单前站了半天,冒了句:“就是应该曝光”。“好多人觉得这样贴出来,是暴露了隐私?”记者问。胡同学笑着回答:“这里面有很多是‘故意拖欠’学费的,是应该催一下。”他说,一些学生并不穷,家里会按时给学费,但往往学费都被早早“挥霍”一空,这样“曝光”后,能敦促他们去交钱,“还有一些人不当回事,觉得贷的款是国家的钱,能拖就拖。”胡同学诡异地笑着说:“我有同学就是这样,他其实有钱,就是不交,拿去耍。”这些“有钱人”拿钱去干什么?记者四处打听,找到了经管学院的“有钱人”小何,他穿着朴素,戴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记者纳闷:“不像太有钱啊?”“我家其实并不富裕。”“那为什么欠了3000多元?”小何笑了

  笑:打游戏、逛商店、买东西……父母给的学费“开学时就耍完了”。小何还说,他其实已经很“乖”了,他另一个江苏的同学,更是“恶性循环”,家里寄来的钱,马上拿去还账,然后又借,又还,根本没钱交学费。至于自己何时交上学费,小何说:“名单都出来了,只有跟家里坦白了。”

  而对于名单中将奖项和欠款同时公布,刘恒新这样解释校方的目的:“想让学生知道,你很优秀,得了这么多奖,希望欠款也能尽快还上,是一种敦促作用!”

  公布名单会不会对学生造成伤害,侵犯了隐私?“应该不会,有都是极少数人。”刘恒新并不担心,因为这是事实,欠款也不能否认学生其他方面的优秀。随后,刘恒新拿出一份文件《XX银行助学贷款实施细则》,第26条写着:银行可以学校为单位,在公开报刊等信息媒体公布助学贷款违约及情况,对不讲信用的借款人姓名、身份证及违约行为公开曝光。“学校跟银行签了协议的,在适当时可以公布。”刘恒新透露,之前他们已在校园网上发过通知,说欠款名单会予以公布,“名单刚贴了两天,已有10多个学生主动交学费了。”

  四川刘范杨张律师事务所宋建明律师认为:“不管是不是‘故意拖欠’学费,无形中已经伤了学生的自尊!”学校的做法也许并无不妥,但更应考虑社会效应和学生的心理,名单中有欠款和贷了款仍欠款的学生,贫困学生很多都贷了款,对他们来说,会造成一定的伤害。现在大学生就业困难,这样做会增加压力。“应该分细点,毕竟贫困学生现在没有能力还贷!”宋建明建议,学校应该尽可能将‘故意拖欠’和因贫困贷款的学生分开,通过书面的形式单独通知。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谷”或“来源:bioon”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谷网站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生物谷”。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何建波——合肥工业大学——感兴趣的研究领域: 天然产物化学、生物电分析、光谱电化学、毛细管电泳 主讲的本科生课程:物理化学;电化学测试技术主讲的研究生课程:电极过程动力学;表面化学;化学动力学

  报名 复旦、中科院、遗传学会“基因组和表观基因组大数据分析” 2016年上海市研究生暑期学校

香港神算报正版  |   2020年手机看开奖记录齐全i丨l  |   香港财神爷图库图源总站欢迎  |   天空图库心水彩图大全  |   123979全年历史图库  |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