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3本历史文:重铸汉室荣光吾辈义不容辞


发布日期:2022-08-20 11:37   来源:未知   阅读:

  从茫茫书海中,发掘更多精彩的小说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能有更好的阅读体验!

  站在你面前的是: 大明王朝的守护者,万历皇帝的亲密战友,内阁首辅的好儿子,人类文明史上最富有的人。 控制吏部三十年的幕后黑手,宗藩制度的掘墓人,东林党口中的严世藩第二,张居正高呼不可战胜。 海瑞的知己,徐渭的东家,利玛窦的剃度人,徐光启等六位状元的授业恩师。 大明诗坛遮羞布,七百余种各学科书籍撰写者,两千七百余项专利的发明人,现代大学与科学的奠基者。 海外汉人的保护神,新航路的开辟者,大洋秩序的维持者,全球大型工程的承包商。 祸乱欧洲的罪魁祸首,德川家康的义父,塞巴斯蒂安的拯救者,一心为民的小阁老。

  “败家子,多少留点家底啊!这下你老子,连回乡的盘缠都没着落了。让我一路要饭回去?!”

  “父亲误会了。”赵守正忙解释道:我父子准备去拜会一下二位岳丈,为父亲筹点盘缠,也问问生计。”

  赵守业一听就来了精神,挥着水淋淋的丝瓜瓤道:“好哇,多借点。你那个亲家几十上百万的身家,指缝里随便漏点,就够咱们家过去这个坎了。”

  “去吧。”赵立本虽然没阻拦,却也没什么期待,懒洋洋靠坐在墙根下,晒起了太阳。

  “儿啊,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从今天起,咱们一定要放下无所谓的面子。”赵守正不放心的看着赵昊,虽然儿子同意了软饭双吃的提议,但他还是担心儿子的少爷脾气,受不了那份委屈。

  “我小孩子家家的,自然没问题。父亲能过得去就成。”却见赵昊一脸无所谓道。

  “那我就放心了。你更不用担心我。”只见赵守正一拍胸脯道:“不是为父自夸,吾在家吃了三十六年闲饭,一张脸皮早已修炼到水火不侵。”

  赵家出事儿之后,便一直门可罗雀,没想到今日竟有两位客人,一大早就前来登门。

  赵昊却是头一回见这两位,只见其中一个身材干瘦,花白的头发满脸皱纹,看上去比赵立本年纪还大,应该是父亲的未来岳丈,堂堂国子监祭酒周大人了。

  那另一位四十来岁,保养得宜、身材庞大的富家翁模样的,自然便是自己未来的岳丈,苏州洞庭商会副会长刘员外了。

  看到儿子将两位亲家迎进来,他慢吞吞站起身来,皮笑肉不笑道:“屋里没地方坐,就在天井里晒晒太阳吧。”

  “好说好说,今日难得艳阳天。”周祭酒朝着赵立本拱拱手道:“老大人受苦了。”

  这时,赵昊和赵显搬了两条脏兮兮的长凳,还有一张摇摇欲坠的破方桌,摆在了天井里。赵守正又找了块砖头,垫在桌腿下,桌面上这才能搁得住东西。

  “不错。世伯且宽心,没有过不去的坎。大家帮衬帮衬,总能捱过去的。”刘员外也从旁安慰道。

  “有二位这话,老夫欣慰至极。”赵立本笑呵呵坐在另一条长凳上,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还习惯性的闭目品啧起来。

  赵立本看看二人,又看看那两个信封。伸出手指挑开一个信封的封口,一张五百两的会票便露了出来。

  立在赵立本身后的赵家兄弟,见状眼前一亮。那可不是一文不值的宝钞,而是徽商内部兑付的会票——那可是不打折扣,实实在在的五百两银子啊!

  赵昊也不禁连连点头。他看得真切,老爷子开的是周祭酒的信封,自己岳父那份只会更多不少。

  欣喜之余,赵守业不禁替儿子惋惜,暗道:‘可惜我那死鬼亲家没留下什么家产,竟害我儿没口软饭吃去。”

  且不提赵家四口人没出息的样子,只见赵立本神情变得阴沉,根本没有半分喜色。

  那庚帖是定亲时,赵家交给周家的信物。现在却重新出现在赵家,总不可能是不小心夹带的吧?

  至于另一个信封,连看都不用看,当堂堂国子监祭酒都要退婚时,姓刘的一个商人要是靠得住,老母猪都能上树!

  “老大人见谅。”刘员外干咳一声,闷声道:“此去休宁路途崎岖遥远,小女体弱多病,恐怕难以跟随……”

  却听赵守正忽然说道:“亲家放心,我父子已经打定主意留在南京了,实在不行,去苏州成亲也没问题。”

  没想到赵守正一个读书人,居然如此豁得出去,刘员外登时没法接话了,只好瞠目结舌坐在那里。

  赵昊险些背过气去,去苏州成亲?那不成赘婿了吗?香蕉你个芭拉,还要不要点脸啊!

  东汉末年,人相食啖,白骨委积。 刘弋醒来时,面对群狼环伺般的西凉诸将,他只能无奈成为了大汉在逃天子。 刘邦:这就代表我是天命所归。 刘彻:因为我是汉武大帝。 刘秀:说,我会守住大汉的一切。 刘弋:有吃有喝就算胜利…啊不。 ——重铸汉室荣光,吾辈义不容辞!

  “朕与你二人歃血,若是能相融,便是天命依然在汉,你俩犯下的过错,朕要亲自处罚。

  若是不能,那便是朕失德,上天已经不再庇佑大汉天子......以后任你们厮杀,朕也随你们处置,如何?”

  可若是真如天子所说,他们两军交战引发的卦象需要天子亲手以血来解,那便是程度已经严重到,上天对他们杀戮过重有伤天和感到愤怒了,

  而且,因为这段时间的残酷战斗,两人麾下的士卒损失颇多,双方本来就有了罢兵休战的意思。

  可这种事,好面子的两人却谁也不好先低头,只能硬挺着看谁先耗不住,就算上天没有责备他们,此时天子递过来的台阶也算是合适极了,天子能怎么处罚他们?他们才是手里有兵的人。

  若是以前,可能李郭二人直接就罢兵了,可这次因为挟持天子和百官,二人算是打破了心头对于朝廷的敬畏。

  李傕和郭汜对视一眼,如同心有灵犀一般,都想用这件事来验证一下虚无缥缈的天命还在不在大汉天子的身上。

  若是真的还在,那他们自然要罢兵放还百官和天子,否则又怎能不担心会有一天如董卓一般,受到上天的惩罚横加暴死呢?

  若是不在那更好了,天子的最后一张护身符被证明是毫无效果的......既然上天都已经抛弃了汉室,他们自然可以肆意而为,便是取而代之,也可以推到天意上。

  郭汜这个铁憨憨倒没想这么多,反而是李傕心中不安了起来,甚至他自己都没感觉到,他的手指在轻微地颤抖。

  刘弋翻身下马,径自摘下头上有些偏大的兜鍪,从地面的水洼中舀了半兜鍪的水。

  接过郭汜随身携带的小刀,李傕和郭汜一人一只手端着兜鍪,当着两人的面,刘弋高高举起手吸引着二人的目光,随后划破了自己的手掌。

  还好...还好他只是囚禁,没有真的杀了皇帝,否则恐怕真的就会如董太师那般横死了。

  而李傕更是不堪,直接趴在地上五体投地,他的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屁股高高撅起,趴在泥潭里,以从未有过的谦卑姿态面对着马上的天子。

  南京城里.秦淮河畔,卑微少年站在历史的路口,贫穷人生从遇到富婆开始。 大明的

  秦祥是个口碑不错的“好”衙役,不鱼肉百姓,不搞黑钱,所以他就很穷。又是个清水差事,类似于后世的大门保安,更是穷上加穷了。

  秦差役每个月工资只有官府规定的一石米,叫做工食银,偶尔能有点奖金。同时要养老婆、女儿和侄子,日子就过的很拮据。

  次日,秦祥带着秦德威去衙门散心,在路上就问:“这段时间,你打算干点什么?或者想学点什么本事?你也不小了,该考虑生计问题了。”

  秦德威瞬间就明白了叔父的心思,还是想着让自己跟他干衙役,从公家多刨一份收入。

  经过深思熟虑,秦德威用高情商的话婉拒叔父:“我觉得,还是知县那个位置更适合我。”

  秦差役脸皮抽了抽,忽然觉得昨天大嫂打得轻了,这大侄子的胡言乱语越发严重了。这官老爷跟他们底层小人物是一个世界的人吗?

  秦德威暗暗叹口气,大实话怎么就没人信呢?他堂堂一个学明清司法制度史专业的博士,在县衙里面,当然去做审案拍板的知县最合适啊!

  两人此时走在三山街,路过一处精致石雕门坊时,正好有六七人大声吵吵闹闹,引起了秦德威的注意。

  在这六七人中,有个极其出色的年轻女子,二十来岁模样,生得真是人面桃花艳光四射,可偏生她穿着一身白色孝服。

  想象一下,就连穿着最朴素的孝服时,相貌还能让人觉得太艳丽,这样的女子怎能不吸引眼球。秦德威心理年龄也是二十好几了,忍不住也连连注目,脚步下意识慢了下来。

  他觉得,这个女人的气质很像上辈子某些聚光灯下的女明星,素颜孝服都能有这种效果,在大明朝估计算祸水级别了。

  秦差役注意到大侄子的异样,他正有心说点闲话开导开导“心情低落”的秦德威,就故意发问:“你看这小娘子,美丽不美丽?”

  秦差役就随口调侃道:“你这小屁孩也知道看女人了?还敢说喜欢,回头就告诉你母亲,说你喜欢上一个比你大十岁的寡妇!”

  秦德威懊恼的拍了拍额头,自己也是不留神,竟然把上辈子的说话习惯带出来了。连忙岔开话题问道:“此处有何事,他们吵闹什么?”

  “就是争家产。”秦差役先是言简意赅总结了一下,然后才细说:“这小娘子姓顾,丈夫病了好几年,前阵子没了。但留下的家产很富裕,共计有四家大盐店,每年销盐十几万斤,利润少说一两千银子。”

  哦嚯!这绝对不算少了,如今大明都市工薪阶层年收入差不多就是十几两左右,每年一两千收入就是普通打工人的一百倍。

  小富婆啊这真是,秦德威奇道:“丈夫没了,家产自然就是她的,那又有何争议?”

  “要不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秦差役又是感慨了一句,然后继续说:“关键是她丈夫杨员外生前没有子女,如今顾娘子是独身一人。

  于是杨家宗族那边就生怕顾娘子会改嫁他人,带着家产便宜了别家,或者担心她带了家产回娘家。所以杨家就想让顾娘子把家产交出来,顾娘子又不肯,这不就闹起来了。”

  秦德威同情的望了几眼小寡妇,放在五百年后,根本不可能存在这种纠纷,小夫妻的财产有别人什么事儿?

  但现如今还是大明朝,社会环境和观念还都没那么进步。女性缺乏独立权,杨家宗族的要求在很多人眼里,只怕也是合理的。这可真有的闹!

  本来看了几眼热闹后,秦德威已经打算移步走人了,但脑子灵光突现,又想起了什么。杨博,杨家?

  在社学公然恶意嘲讽自己的那个杨博说过,他有个没儿子的叔叔去世,宗族里打算让他过继,然后就能得到大笔家产。

  莫非杨博所说的,和眼前所见的闹剧是同一回事?应该就是了,都是姓杨,又距离自己住处不远,应该不会再有别家了。

  这可就有点意思了啊,秦德威不免又盯着小寡妇看了几眼。那杨博为了财产,居然肯给只大十岁的少妇当过继儿子,当真是贪婪无耻!

  “叔叔不是县衙差役吗?不去帮帮顾娘子?你看看,那几个杨家人都冲进她家里去了,这和闯入民宅行凶有什么区别。”秦德威说。

  “你莫不是被你母亲打傻了?”没想到秦差役直接质疑起大侄子的智商:“别人的家务事,咱怎么管?他们又不给我一分银子!就是告到衙门,也是县尊大老爷去管,咱一个小小壮班衙役又算个屁!”

  南京城被划分成了两个县,大体上北边是上元县,南边秦淮河那里是江宁县,秦差役就在江宁县县衙当差。

  虽然江宁县衙在留都南京城里地位卑微,上面还有一整套朝廷班子和留守大臣、镇守太监,但那也是能让平民百姓仰望跪拜的官府。

  包揽词讼、帮人打官司的状师,大都聚集在县衙大门八字墙对面的遮阳棚下,等候着业务上门。

  这群人很醒目,皆是大袖长衫的文人打扮,与别的买卖人尽不相同。秦德威跟着叔父来到县衙,首先就注意上了这伙人。

  作为一个明清司法制度史博士,秦德威很跃跃欲试的说:“先前叔父不是问我生计的事情么?我觉得我可以当个状师赚钱。”

  秦差役翻了翻白眼,他发现,这大侄子从高烧昏迷中醒过来后,脑回路清奇的让人时时看不明白,是不是被大嫂打出毛病了?

  秦德威其实很想说,讼棍总比当衙役强,但高情商提醒他,不要在亲爱的叔父面前这样讲话。

  “屁!你当叔父我什么也不懂呢?”秦差役毫不客气的戳穿了大侄子的说法:“写状子和写圣人文章完全两码事!”

香港神算报正版  |   2020年手机看开奖记录齐全i丨l  |   香港财神爷图库图源总站欢迎  |   天空图库心水彩图大全  |   123979全年历史图库  |  


Power by DedeCms